快捷链接

新闻分类
印度一医院1月超200儿童死亡 院方:与医疗事故无关 当前位置 : 主页 > 儿童 >

印度一医院1月超200儿童死亡 院方:与医疗事故无关

来源:http://www.organizatsiyamovie.com 作者: 发表时间 : 2017-09-09 07:41 浏览 :

  印度北方邦一家公立医院在过去1个月内有至少217名儿童死亡;仅在8月28日至30日期间,就有42名儿童死亡。院方称,儿童或新生儿死亡原因与医疗事故或医疗用品匮乏无关,主要由于急性脑炎、早产等导致。

  巴巴·拉加夫·达斯医院是戈勒克布尔县最大公立医院,接收的病人主要来自北方邦各个地区、邻近的比哈尔邦以及邻国尼泊尔。这家医院的院长P·K·辛格8月30日表示,8月以来,医院至少有217名儿童死亡。

  辛格解释说,儿童死亡数量高,并不是因为药品或氧气等医疗用品匮乏,或是医院治疗不当,主要是因为季节性传染病暴发。

  辛格说,过去48小时内死亡的42名儿童中,7人因脑炎死亡,其他儿童死于其他疾病并发症。辛格指出,目前正值雨季,很多传染病会在这一时节加快。

  德新社援引戈勒克布尔县阿尼尔·库马尔的线名儿童死亡。库马尔透露,8月这家医院的儿科和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分别了171例和215例儿童死亡病例。2016年同期,这两项数据的总和为364例。

  8月中旬,这家医院就曾引发哗然。据印度当地报道,8月7日至11日,这家医院内有64名儿童死亡。据知情人士透露,医院拖欠供应商费用,以致后者切断医用氧气供应,进而酿成数十名儿童患者死亡的悲剧。此后,印度北方邦首席部长约吉·阿迪蒂亚纳特,称已确认30名儿童的死因是急性脑炎,其余儿童死亡原因尚在调查中。

  不久,这家医院的院长拉吉夫·米斯拉被免职,他和妻子因涉嫌与儿童死亡病例相关被。

  自2010年以来,北方邦约有2.5万名儿童罹患脑炎,超过4000名儿童死于这一疾病。

  每年6月至9月是印度的雨季。强降雨带来的洪涝灾害导致当地卫生条件恶化,细菌和蚊虫滋生,为脑炎等传染病的暴发创造了条件。

  “连非专业人士都清楚这样一个概念:如果发生洪涝灾害,媒介疾病可能增加。但让我的是,却并未对此采取任何预防措施。”辛格说。

  根据医院统计数据,今年1月至8月28日,因脑炎或新生儿疾病的儿童数达到1250人。很多病人接受新德里采访时说,自己家乡的医院医疗设备老旧,因此他们专门来到这家医院接受治疗。

  印度公立医院提供免费医疗服务,因而普通更倾向于选择公立医院,但很多公立医院被指管理不善、贪腐严重、对病患缺乏责任心。

  巴巴·拉加夫·达斯医院在印度并非个案,东部恰尔肯德邦一家医院内也出现了儿童大量死亡的现象。据当地报道,该邦贾姆谢德布尔市“圣雄甘地纪念医学院”在过去90天内有164名儿童死亡,尚不清楚其死亡原因。

  印度,为全民提供免费医疗。这意味着在公立医院,包括营养餐在内的所有病患开销都由“埋单”。

  然而从实际情况看,印度公立医院早已:不整洁的病房,的医院走廊,恶臭的厕所……再加上设施不完善、管理不到位、药品不齐全、医护服务不及时等问题,只有近乎“赤贫”的穷人才会选择免费医疗。城市居民和稍微富裕的农民,宁可选择街边私营诊所,也不愿踏入公立医院的大门。

  记者曾造访过德里和孟买部分公立医院。走廊昏暗、房舍破旧、设备老化是这些医院共同面对的难题。即使是在相对先进的全印医学研究院德里分院,如潮的病人也让纷乱不堪。而在规模较小的公立医院,连血常规这样的基础化验条件都不具备。病人只能凭处方,在院外私人开办的化验室接受医疗检查,再由公立医院医生依据结果开具处方。

  庞大的人口基数和可怜的预算,早已让公共医疗卫生体系不堪重负。求助公立医院,更像是病人走投无时的“最后一根稻草”。

  印度2017-2018年医疗卫生预算仅为4887.8亿卢比(约合520亿元人民币),在总预算中占比2.27%。而这仅有的不到5000亿卢比的资金,面对的是从中央到地方的公共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在庞大人口基数面前,无疑杯水车薪。

  如果说恶劣的就医和硬件的落后还能,药品短缺则是公立医院更为致命的问题。

  2016年,记者曾到访新德里市中心的拉姆·马诺哈尔·洛希亚医院。这座始建于1932年的公立医院由印度卫生和家庭福利部直管,属于印度医疗卫生体系中最高的中央一级。即便是在这一首都的高等级医院,药房库存也捉襟见肘,小小的窗口前经常挤满手持处方“碰运气”的病人。

  而在中小城市和广大乡村,所谓免费医疗,更只能提供“望闻问切”和开具处方的服务,至于取药和后续治疗,病人只得“自力更生”。

  分析人士解读,连发患儿死亡事件再次出印度公立医疗系统投入严重不足的困境,以及社会底层难享完善社会福利保障的弊病。

  曾获诺贝尔经济学的印度经济学家阿马蒂亚·森和印度学者让·德雷兹合著的《不确定的荣耀》一书曾集中谈到这个问题。书中提及,印度的经济增速亮眼,但普通百姓的生活受益并不多,不少民生问题亟待解决。社会发展两极化,存在种种不平等现象,也被精英阶层垄断,看不到底层百姓的利益。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南亚问题专家李青燕认为,患儿连续死亡发生在印度并不稀奇。印度社会精英阶层与普通的分化相当鲜明,加上种姓制度制约,社会底层和低种姓很难享受到包括良好医疗条件在内的完善社会福利保障。

  “尽管印度现上台后承诺为穷人谋福利,推出 清洁印度 和养老金计划等福利性政策,但这些服务于普通的医疗、教育等新政很难在短期内见到效果,”李青燕说,“即便产生效果,传导到底层社会也需要较长时间。”